热点资讯
行业新闻 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2016年新能源汽车产量可能止步于45万辆

时间:2016-11-24 17:19 点击次数:

  年初,受到骗补调查的影响,国家工信部表示将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进行修改;5月,国家工信部对《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进行修改,并对动力电池等关键零部件的性能和安全指标也一并作出修订;8月,国家发改委发布《新能源汽车碳配额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9月,国家工信部对外发布《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10月,《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产品规格尺寸》和《汽车动力电池编码》征求意见稿陆续出台。
 
  频繁的政策调整让业内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时至今日,新的补贴标准依然没有落地,整个新能源汽车和上游产业链企业资金链吃紧,致使2016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受到较大的影响。开年之时,相关部门预计全年60-70万辆的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现在看来恐难达到。
 
  国家对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产业政策导向究竟如何?新的补贴政策何时能落地?产业变革的当口,业内企业又该如何自处?在“2016’第五届中国电池市场年会暨第一届动力电池应用国际峰会、第二届中国电池行业智能制造研讨会”上,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的看法或许能给出一些启示。
 
  2016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不容乐观
 
  由于业内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高度关注,对于2016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如何调整,从年初开始就有很多版本在网上和坊间流传。
 
  对此,刘彦龙表示,2016年新能源乘用车的补贴标准和评价方法不会有大的变化,因为此前的乘用车补贴标准比较客观。
 
  对于新能源客车的补贴标准,此前网上曾经流传有“Ekg指标”评价标准的说法( Wh/km· kg,单位载质量电能消耗量,Ekg数值越小,补贴越高)。但是,经业内专家仔细核算后发现,车身越重可能Ekg越小。这相当于在鼓励企业生产重型车,与国家节能减排的方向不一致。
 
  刘彦龙认为,最终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可能以市场的选择和动力电池的比能量为依据。“期待这个标准今年内能够发布,为电池、新能源汽车企业合理规划2017年、2018年的发展目标做好准备。”刘彦龙说。
 
  由于补贴政策不明确,2016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受到了较大的影响。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11月10日发布的统计结果,10月份我国新能源汽车销售4.4万辆,与9月份的销量相当。1-10月新能源汽车销售33.7万辆。
 
  据此,刘彦龙表示,由于新的补贴政策不能落地, 2016年11、12月份的销量难以出现2015年年底那样突飞猛进的增长。对于2016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总销量,他表示:“按照目前的产销态势,好了能有45万辆”。
 
  对中外电池企业 国家将一视同仁
 
  2016年6月,国家工信部宣布修订《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征求意见稿第一稿将新能源汽车补贴和《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绑定”起来——进入规范目录企业的电池才能给整车配套,最终获得国家的补贴。
 
  业内于是出现了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的说法,又由于LG化学、三星SDI等合资企业未能进入“白名单”,很多新能源汽车更换了电池供应商。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国家通过这样的政策“把进口电池排除在外”,是对国内企业的一种保护,避免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为国外动力电池“做嫁衣”。
 
  对此,刘彦龙认为,通过政策调整,现在看来国家似乎给了国内电池企业一个追赶日韩企业的机会。但是,他表示,即便如此,这个“缓冲”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国内作为一个开放的市场,不管合资公司还是中资公司将会一视同仁。”刘彦龙表示。
 
  刘彦龙表示,在三元材料等高比能量电池的规模化、产业化制造方面,国内企业与日韩存在一定的差距。而对产品体系定位不一样,可能是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
 
  “日韩电池产业发展起步即以三元材料、锰系材料或者两种材料的混合体系为主,而在“十一五”“十二五”期间,我国电池行业从安全性角度出发,倾向于以磷酸铁锂等安全性更高、比能量相对较低的产品为主。”刘彦龙说。
 
  制造设备智能化是长期追求的方向
 
  相比3c类电子产品电池,动力电池对一致性的要求更高。从2015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企业从日韩引入智能化设备进行生产。
 
  刘彦龙认为,自动化、智能化是动力电池制造的发展方向。而且,按照发展趋势,未来不仅要实现每个工序的自动化,还要通过管理系统把各个工序连接起来进行管控。
 
  “近期,业内对智能制造领域很重视,很多新引进的生产线自动化程度比较高。”刘彦龙介绍说,“国内的设备企业如赢合科技、先岛智能,均开始为动力电池企业提供自动化的全线解决方案,近年来国内电池制造设备的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刘彦龙同时表示,暂时,在可靠性、精度方面,国内和国外电池制造设备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制造设备水平的提高需要国内电池和设备企业深度协作,共同发展。
 
  “我们不可能所有设备都依靠国外引进,就算引进了设备,也需要消化吸收再创新。所以,最重要的还是国内电池和设备企业合作攻关,对现有设备进行改进,使之适合国内电池制造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能大幅降低制造成本。”刘彦龙表示。
 
  动力电池梯次利用要先建数据平台
 
  废旧动力电池的回收,一直以来也是行业关注的热点。目前,业内普遍认为,动力电池退役之后用做储能是比较经济、环保的途经。但在实际操作中,这种梯次利用遇到电池能耗、规格标准不统一等诸多障碍难以解决。
 
  对此,刘彦龙表示,要实现动力电池梯次利用,有几个方面的工作要做在前面。首先,相关部门要制定动力电池标准和编码制度,并在业内切实实施;其次,从现在开始,电池企业要对电池从设计到制造,到装载上车后运行,整个过程的数据进行监控和收集;再次,由行业或者政府搭建大数据平台,并对外提供统一的数据接口,让各企业把电池数据放到平台上。
 
  这样,只要取得平台的授权,任何一家单位都可以调用这些数据,并利用数据所显示的电池性能状态进行梯次利用。
 
  “每一个电池的性能状况怎么样,从调取的数据里很容易分析出来。梯次利用的企业可以选择一致性好的动力电池模组来配置合适的应用场景。”刘彦龙表示。
上一篇:汽车产业提速 促进新能源汽车发展 下一篇:O2O领域树新风 打造优质线下服务
 
 
版权所有:鑫汉马汽车服务有限公司